合伙人股权设计的9点常识:投资=投人=投股权架构?
栏目:会议展览 发布时间:2024-04-23
合伙人股权利益分配,关乎人性心理底层的贪嗔痴(贪婪,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等)。有质感的合伙人股权产品设计,应

合伙人股权利益分配,关乎人性心理底层的贪嗔痴(贪婪,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等)。有质感的合伙人股权产品设计,应该是艺术与科学的交汇点,可以顺乎人性的贪嗔痴。

一、旧时代股权 or 新时代股权?

  在过去,创始人一人包打天下,100%控股公司是常态,不需要股权设计。在现在,我们步入合伙创业时代,合伙创业成为互联网明星创业企业的标配。

  在过去,股权分配的核心甚至唯一依据是,出多少钱。「钱」是最大变量。在现在,「人」是最大变量。只出钱不出力或少出力的投资人是否遵守

“投大钱,占小股”,已经成为判断其是否在专业投资人阵营的标准。

  在过去,是创始人单干制;在现在,提倡合伙人兵团作战。在过去,利益是上下级分配制;在现在,提倡合伙人之间利益分享。在过去,职业经理人用脚投票;在现在,提倡合伙人之间背靠背共进退。

二、合伙利益 or 合伙精神?

  之前有创始人说,我持有 90%股权,给整个团队预留 10%股权,分给我未来的 CTO, COO, CFO……公司股权少,不够分啊。这不是合伙创业,这是在给下人打赏。

  之前有创始人问,我的合伙人需要知道其他人的股权吗?我需要让合伙人知道公司的财务数据吗?这不是合伙创业,这是在唱独角戏。

  之前有创始人颐指气使地说,公司 100%是我的,股权 100%是我的。合伙人的股权,都是我分给他的。入戏太深啦。你的合伙人,也可以花点小钱,注册个公司,翻身做主人,给你分股权,好不好。问题是,你要吗?

  之前有创始人学着《中国合伙人》的口吻说,千万别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在你从苦逼通往牛逼、但尚未牛逼、还可能永远没法牛逼的路上,除了你的老同学、老同事、老乡、老基友,甚至老婆、老妈……还有其他人愿意追随你私奔裸奔吗?好基友不能合伙创业,难道陌生人就能合伙创业?新东方三架马车、腾讯五虎、阿里十八罗汉……哪家不是好基友合伙创业?

  有创业能力,有创业心态,经过磨合,可以作为合伙人。人与人之间长期共事,既要有软的交情,又要有硬的利益。合伙创业,既是合伙一种长期利益,也是合伙一种 “共创、共担、共享” 的合伙创业精神。

三、算小账 or 算大帐?

  我们看到,有的孵化器,利用初创企业创始人不懂游戏规则,趁火打劫,象征性投 20 万,要求持有创业公司 55%股权;有的土豪,固守 “谁钱多,谁老大” 的老旧观念,投个 150 万,要求控股创业公司 70%股权;有的成熟传统企业孵化创业项目或传统上市公司对外投资项目,也都乐此不疲痴迷控股创业企业。

  70%>50%>20%,这是小学生算的算术题。他们根深蒂固地认为,手里拿的抓的 “抢” 的股权数量,越多越好。他们只看自己的历史贡献,不去考虑公司长期发展所需的持续动力。他们这套玩法,把优秀团队和后续资本进入公司的通道都给堵上了,把公司给做小了。

  其实,股权拿多少,还有另一种算法。

  小米与阿里巴巴的股权架构,分别解决了公司业务发展所需要的核心创业团队、资本与核心战略资源。

  小米 1%=4.5 亿美刀,阿里巴巴 1%=20.1 亿美刀。

  但是,如果,公司不值钱,100%=?美刀。

  马云持股阿里巴巴 7.8%,既没阻挡住马云控制阿里巴巴,也没阻挡住马云成为中国首富。

  有人说,阿里合伙人制是被逼无奈之举,不值得提倡。鸡同鸭语,只能无语。

四、失控 or 控制?

  在股东会与董事会的顶层决策需要控制,但需要发挥人的天性与创意的底层运营需要失控。一家公司,只有控制,公司才有主人,才有方向。只有失控,公司才能走出创始人的局限性和短板,具备爆发性裂变的基因和可能性。控制中有失控,失控中有控制。

  创始人要控制公司,最简单、直接、有效的办法,是控股。公司的初始股权架构设计,首要解决的是创始人的持股权数量。根据创始人核心创业能力的集中程度与团队组成,创始人的持股有绝对控制型(2/3 以上)、相对控制型(50%以上)与不控制型(50%以下)。

       不控股,是否也可以控制公司?投票权委托、一致行动人协议、有限合伙、AB 股计划等,都可以是备选方案。京东上市前用的是投票权委托,上市后用的是 AB 股计划,上市前后无缝对接。

  上市后,创始人持有多少股权,算是合理区间?马云是 7.8%,马化腾是 14.43%,周鸿祎是 18.46%,刘强东是 20.468%,李彦宏是 22.9%。谷歌的佩奇与布林是 14.01%与 14.05%,Facebook 的扎克伯格是 23.55%。因此,20%上下算是常态。

  公司的股权架构设计理论,不管说得多天花乱坠,都很难精确计算各方的具体持股数量。如果算小账,算八年十年,也没法精确计算。股权架构设计,只能是算大帐,做模型,把团队分利益的标准统一,让团队感觉相对公平合理,股权不出现致命的结构性问题。

五、股权 or 限制性股权 or 期权?

  股权是实对实。股东掏的是白花花的银两,公司给的是有假包换的股权,通常适用于投资人或合伙人拿的资金股。

  限制性股权是实对空。公司给出的是股权,股东空头承诺的是未来的服务期限或 / 和业绩,通常适用于公司合伙人或少数重要的天使员工拿的人力股。

  期权是空对空。公司开出的是空头支票,员工空头承诺的是服务期限或业绩,通常适用于员工。

六、免费 or 收费?

  公司发股权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通过股权发放筛选出一支既有创业能力又有创业心态的核心创业团队。

  股权发放,可以是个互相印证的过程。公司经过判断,可以给团队成员配备股权。团队成员是否愿意押点宝赌一把,基本可以判断他是否长期看好公司。团队成员自愿主动选择,掏过钱割过肉,他的参与感会比较高,也更会当个事来做。

  有的人一开始就是创业拍档,有的人需要影响成拍档。有的人看短线多些,有的人看长线多些,都是人性使然。可以根据团队成员的风险偏好匹配工资、奖金、业绩提成、期权、限制性股权或股权。

七、 股权架构设计=筑巢引凤?

  对于经过磨合、有创业能力与创业心态的合伙人,谈利益,并不伤感情。不谈利益,才伤感情。

  问题是,碰到心仪的合伙人,该如何谈利益呢?

  小米成立之初,雷军即提出,小米要做铁人三项:软件 + 硬件 + 互联网服务。我们分析小米的 8 位合伙人背景会发现,这些合伙人和小米的商业模式是高度匹配的。

  “找人这件事,考验创始人对创业方向的思考深度”(by 刘芹)。创始人首先考虑公司未来的商业模式与核心业务节点,然后考虑支撑商业模式的合伙人团队组成。商业模式与合伙人团队组成想明白了,股权架构也就出来了。股权架构出来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创始人就知道该如何与合伙人谈进入机制与退出机制了。

  “在旧的世界里,你用 30%的时间创建一种伟大的服务,用 70%的时间来营销。在新的世界里,这个比例应该倒过来。真正顶尖的企业是不需要广告就能自然吸引到顾客,好的产品和口碑行销是提高销售的关键”(by 贝索斯)。在去中介化的互联网新经济时代,在公司的合伙人团队中,我们要重新思考销售总监的重要性。

  有的公司平分股权,问题的症结不在于技术环节,而在于平分股权背后的团队组成。“创始人 + 创始人” 的团队组织架构,就好比 “曹操 + 刘备 + 孙权” 合伙创业,公司没有清晰明确的老大,股权是很难分的。

  但是,如果是 “创始人 + 合伙人” 的组织架构,就好比 “刘备 + 诸葛亮 + 关羽 + 张飞”,股权就很好分了。

  做好公司股权架构,创始人找合伙人、找投资人、找员工,再也不用纠结了。

八、投资=投人=投股权架构?

  之前有朋友创业,自己掏了 30 万,找身边朋友投了 70 万。

  他们简单、直接、高效地把股权分了:30%:70%。

  两年后,公司业务发展不错,创始人却发现不对劲,(1)不公平,他吭哧吭哧干成了小股东;(2)没有预留足够股权利益空间,合伙人谈不进来;(3)连续有三家投资机构看好这项目,但看完公司股权结构后,没有一家敢进。

  公司早期股权结构不合理,会影响到投资人的进入。有的创始人在外边学习了一堆的新理念,新思维,说产品重要,技术重要,运营重要,需要找合伙人。但是,你一问他公司的股权架构,发现上边还是慈禧,下边还是义和团。

九、创业合伙人=人格分裂者?

  创业合伙人,既是公司种子轮投资人,又是公司全职运营者,还是公司天使员工。

  作为公司投资人,合伙人取得小额资金股。我们建议,互联网初创企业,所有合伙人资金股合计不超过 20%。

  作为公司全职运营者,合伙人取得大额人力股。人力股和四年全职服务期限、甚至与核心业绩考核指标挂钩。合伙人打个酱油中途掉链子退出或业绩指标不达标时,公司可以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回购合伙人股权。

  作为公司的员工,合伙人领取工资。

供稿:品牌与宣传部

声明: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律企法务仅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律企法务立场。

  关于我们

      企业法律顾问,是指企业聘请律师为其日常经营活动提供法律服务,一般按年度为聘任期限,故又称为“常年法律顾问”。

     传统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模式是由单一个体律师向企业提供服务,在此模式下,一个律师往往担任10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时,就已经进入业务极限了。也往往产生不负责,不专业,没时间“问而顾,不问不顾等一系列问题。在此基础上,我们通过一体化团队管理的方式,重新定义法律顾问。

     我们通过法律服务内容的标准化(法律咨询。法律文件,法律培训,法律资讯,争议解决);法律服务要求的标准化(及时性,专业性,实用性);法律服务市场管理的标准化;法律服务产品管理的标准化(将服务内容实现清单化,实现法律服务的落地);人才管理的标准化来实现对顾问单位的最大价值。

     我们针对法律顾问服务市场的痛点:被动式,有法律纠纷才有法律顾问,固定式等,提供主动式,预防式,定制式的法律顾问服务。从术到道,回归正途:合规经营,规范管理。

高效化

我们为每一个顾问单位建立专属的工作群,通过微信,邮件,电话,见面等多种形式为客户提供高效率的服务。每一个顾问单位均配备专属的工作小组,以两名专业律师+律师助理行政人员+管理员的形式围绕顾问单位开展工作。做到第一时间答复,第一时间接收,第一时间处理,第一时间解决。

专业化

我们通过整合盈科体系各专业领域律师,建立专业律师+专家顾问的形式为企业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每一个方案以及每一份意见均来自于集体智慧。并引进服务各自行业的特定深业务顾问,让法律意见切合企业发展实际。专业化的法律服务加上专业性的行业特点等于最优质的法律服务。

标准化

法律培训,法律咨询,合同审核,法律咨询,争议解决等各项企业法律服务进行融合,推出标准化的服务内容。让每一个企业体验标准化的内容以及标准化的要求。详见《律企法务定制法套餐介绍》

定制化

针对不同企业的需求,为企业量身定制法律服务。切合每一个顾问单位的实际情况,专属定制。详见《律企法务定制法律服务介绍》

我知道你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