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读档:下一站,回家 ——金华火车站的首次春运
栏目:重要通知 发布时间:2024-02-16
春运,归家,这是一场充满迁徙意义的归途。随着春运的开始,金华火车站又开启了“人从众”模式。火车站里,有离别,

春运,归家,这是一场充满迁徙意义的归途。随着春运的开始,金华火车站又开启了“人从众”模式。火车站里,有离别,有重逢,有舟车劳顿,有人间烟火。它承载着游子离家的情愫,牵动着归乡人的故土情结,也是金华人记忆中那份抹不去的乡愁。

1996年1月26日,庆贺浙赣复线贯通暨金华铁路新客站的盛典在金华隆重举行。新建成的金华铁路新客站广场上,人山人海,鼓乐齐鸣。大家翘首期盼着这一重要历史性时刻。在全线开通剪彩后,一趟披红挂彩的列车长鸣汽笛,缓缓向东驶去。这条横跨浙、赣、湘三省的钢铁巨龙被唤醒,金华铁路新客站也正式投入运营。

 (浙赣铁路复线全线开通典礼)

铁路新客站的建成让金华的枢纽形象有了大提升。外到立面,内到候车室,上到顶棚,下到站台,无不展现着浙赣线上的明珠——金华站的不同反响。综合楼顶端巧设“双龙戏珠”,外立面上尽显历史文化和地方特色,21层的金发铁路大厦稳重大气,占地40000平方米的站前广场也是当时浙赣复线上最大的站前广场。车站还配备了中央空调、消防自动喷淋系统、大小不一的电子显示屏、新型的电子售票机等设备,在90年代,这样的配置已经很高端了。

(金华火车站)

1996年1月30日零时6分,南宁至上海的180次列车缓缓驶入灯火通明的金华铁路新客站。这是新客站正式启用后迎来的第一趟旅客列车,也意味着新客站迎来了全国春运的第一次大考。天津正大公司驻金办事处工作人员萧先生走下列车。前一天上午,他从老火车站坐车去衢州,回来时在新火车站下车,新旧对比,幻如隔世。看着巍然矗立的客站主楼,萧先生说:“新客站真雄伟,跟天津那样的大站有得一拼”。

(1996年1月30日零时6分,

180次列车首次通过新客站)

新客站坐落在后丰路上,离市区远。由于刚开始运营,车站周边的小吃店正在起步装修阶段。解决旅客的吃饭问题成了头等大事。车站迅速组织力量调入了100箱康师傅方便面。车站工作人员撕开外包装,帮顾客用开水泡好,香味顿时溢满开来。冬天里,旅客大多已经饥肠辘辘,大家闻着香气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就这样,你一盒,我一份,100箱也就是10000盒方便面基本售空。可以说,方便面的香味成了那年春运里最具代表性的味道。

在那个没有“12306”的年代,买车票也是个体力活。大家一早去售票窗口排队,队伍可以排到售票厅外面广场。为了防止有人插队,大家前胸贴后背,紧紧抱团在一起,场面蔚为壮观。由于车少人多,一票难求是常态。为了买票,有的人甚至裹着棉被通宵达旦排队。可是,即使排了几天队很多人还是买不到回家的车票。为了运送更多的旅客,1996年春运期间,金华铁路新客站增开了“北京—福州”“杭州—广州”等方向的八对半列车,并延伸两对。但是,人实在太多,新客站一投入运营就处于满负荷状态。

以前,大家把“坐火车”叫做“赶火车”。因为金华站很少有始发车,有时列车在前方站点已经满员。为了抢占有利地形,“战争”在候车室就已打响。大家早早在检票口排队,检完票便拎着大包小包,拼命向前冲。车厢门口,大家攒足劲往里挤。有的左右手拽着行李,车票证件叼嘴里,鼓眼努睛,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有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行李往车上扔,仿佛行李上了车自己也上了车;有的“幸运儿”站的位置好,迷迷糊糊被人群挤上车;还有的身手敏捷,来不及从车门进,就从车窗里爬进来,大家拉的拉,扶的扶,场面令人感慨……站台的工作人员只能帮忙把乘客往里“推”或者“塞”,有时候人都挤哭了,但只要能上车,人家还得和你说声谢谢。一趟列车开出,站台上总是散落着一些被迫遗弃的锅碗瓢盆、被挤落的衣服鞋帽。老列车员洪师傅说:“那时云贵川方向的旅客非常多,一节车厢核定载客118人,但起码装了两三百人”。

(金华火车站旅客挤火车,

图片转自浙江新闻客户端)

历经千辛万苦买到票、挤上车,大家也只能蜷缩在列车的角落。过道里、厕所内挤满了人。大家见缝插针,座位底下躺着人,靠背顶上“耍杂技”,甚至有人上了行李架。日常巡检的列车员都被挤出“夹子音”。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说:“那年寒假回家,人太多,在车厢里被挤到脚离地,寸步难行。下车只能从车窗就近跳下来”。那时,“革命友情”非常深厚,有座的会把座位让给无座的休息会,还会好心提醒“我下一站就下车,你在旁边等着”。

时代在变,春运也在变。当年的绿皮火车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速度更快更舒适的现代化列车。一列列“陆地航母”震撼集结,为旅客保驾护航。排队购买的车票、拥挤的空间、“瓶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腿让一让嘞”的叫卖声……都凝固在过往的记忆里。

SPRING FESTIVAL

文字:周巧娟

编辑:黄丽莉

一审:许龙画

二核:邵锦平